目前分類:導演手記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沒有看過的陌生的臉,更熱或更冷的水" "更軟或更狠的嘴" - 這是蛋堡 新歌《過程》當中我每天都會想起的一段歌詞。

想起阿倫在捷運地下街發著傳單,望著那前一秒才發出去的傳單,後一秒就被扔在地上。

這些都激勵著我。今天背著三明治牌,在台北最Rich區域之一的敦南誠品外發著《街舞狂潮》的傳單、賣著票,把小筆電當作電視展示著電影片花。
見識著太多 "陌生的臉,更熱或更冷的水" "更軟或更狠的嘴"...。

我都是開心的,因為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們信仰電影,信仰真實!

明天繼續戰鬥著,向我能接觸的每一個人,分享《街舞狂潮》中熱血不挫的精神。期望每一刻日後回想都不遺憾。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你買一張票,戲院就有義務要放片給你,不管是爆廳還是一個人獨樂,電影放映機在此時是絕對地忠實。

自八月中旬開始一個多月的密集宣傳:上節目、排專訪,校園巡迴,一直不斷起奔走當中,我要向來不及招呼的陌生臉孔或素昧平生的朋友致意:

每一個散場之後,向我或電影本身致意的陌生朋友,雖然在戲院不多,但我可以知道你們是真正喜歡這部電影、尊重夢想者以及懷有夢想的人。

謝謝你們即使是零用錢拮据的學生也支持這部片!
謝謝你們從來沒去戲院看台灣電影或紀錄片但還是支持了街舞狂潮!
謝謝你們是舞者,一起來支持阿倫的跟八個小孩的精神,更重要是支持夢想!
謝謝每一個無取分文卻全力寫文,人拉人推薦甚至包票的陌生朋友!

當將來我不管是否還會不會有拍電影的機會,我會記得你們,一張票,支持一個年輕導演的夢想!每放一次電影,街舞狂潮就重新演活一次。

你的一張票支持那一個2007年在捷運地下街穿梭的學生所報持的夢想。

感 謝在自己都已經陷入選戰喧囂的郝市長,為了協助街舞狂潮的首映曝光,特地來到現場致意,(冒著被花博舞流彈攻擊的危險)我們片中的主角與市長也都沒有交 情,甚至是第一次碰面,支持一部台產紀錄片是對的事,也許旁人以為只是選舉造勢,我只能說:全場都以夢想和街舞為主題,至少這個人有勇氣站出來!甚至郝市 長在得知街舞狂潮獲得金馬獎兩項提名後,寫在噗浪的心得文也被嗆得很慘(這邊澄清一下,街舞狂潮開拍時並不是城市行銷片,僅在上映期間得到市府協助宣傳資 源)。所以《街舞狂潮》不是市長自誇市政的廣告片。感謝你在烽火連天的夜晚仍然站台,可預知未來的路會更險峻,經過那晚首映短暫地交會,大家在隔日醒來之 後,又有各自的仗要打,祝你好運!

感謝《街舞狂潮》電影版的幕後推手,佳格食品的曹先生,在2009年金融風暴席捲這個世代,黑暗中摸不 到方向的時光,你贊助了《街舞狂潮》的電影上映,這一筆數字讓電影放映機投影出被攝者與觀影者的夢想。我真的由衷感謝你,當我去年在為《街舞狂潮》上映的 事情焦慮、發愁的那些冬夜,你的一臂之力,雖然我和你未曾謀面,雖然你沒叫阿倫或八個小孩來為佳格作義演。但我永遠會記得這份陌生的義氣,照亮那些無助黑 夜的曙光。也讓一個紀錄片以學生製片開始,如今五家戲院拷貝的夢想得以實現。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認識念修是在2006年《奇蹟的夏天》上映前夕,在楊力州導演的工作室裡,我們幾個學生擠在客廳裡,看著即將誕生的電影,後場就像是一個紀錄片學校。

一直到現在那部電影的剪接與節奏,令人震撼,當時我跟念修是第一次見面,張榮吉導演告訴我說:比賽的場次是念修所處理的,她的剪接很有力道,並且很有感情。

 

很驚訝這是一個很年輕的女生手中剪出來的俐落。當時我們都還是剛從大學畢業的年輕人而已。


之後在短片輔導金電影《合同殺人》,以及電影短片《天黑》當中,陸續合作。直到2008年,我第一次從巴黎世界街舞大賽回來,我抱著成山的一堆拍攝帶與我自己剪接的片花給她,即使經費困窘,即使我拍攝的技術還不成熟。硬著頭皮拜訪她,希望能夠藉由她的協助,讓這部片得到最好的詮釋。

 

走到是一個菜市場拐了又拐的小巷,爬上公寓的頂樓。

 

嗯,看起來不錯,開始剪吧。她說。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7年夏天,我開始進行第一部記錄長片的計畫,在台北街頭尋找街舞青年的蹤跡。阿倫是我第一眼就決定要拍攝的對象,這個人說話很難滔滔不絕,大部分的 時候,他嘴裡說出的都不是完整的句子,然而從他跳舞的眼神當中,的確可以感受到他即使舞齡17年,仍然保有對舞蹈的熱情。知道他將要計畫前往法國參加世界 街舞大賽的時候,感覺會是個漫長又具有挑戰的過程,但他似乎沒有想太多,他說:總是要去的!

34歲的他,很少在言語上展露灰心與喪氣,然而在巴黎的日子裡,因為拋開台灣的一切煩惱,卻反而在夜裡他失眠了,因為思考自己的未來。指著Grand master的唱盤問自己:「我也想和這些舞者一樣,能夠成功,但是這些舞者成功了嗎,他們老了之後又都在做些什麼呢?有時候,街舞讓我疑惑,這樣是不是 對的。」


阿倫是一個孤獨的舞者,舞蹈生涯的旅途上似乎沒有太多長期的夥伴,在這一段人生轉折的時刻,拍攝他的紀錄片,也許無法一窺他舞蹈生涯的全貌,但總是在拍攝過程當中,體會到他的生活方式:沒有明確計畫,但是隨時保持熱情!


八個小孩這個舞團,可以算是新一輩台北街頭青少年舞團的典型之一,也許他們的舞技並不如資深的前輩,但是對於舞蹈的熱情,以及舞團中的友情,比庸庸碌碌的成人們保有更多的熱血與夢想。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怡分

1023834083.jpg

 
2009春夏之際,和阿賢一起到政大補拍修民訪談,約定時間和上課只差半小時,修民說:「沒關係啦,老師也會晚到,遲到一下不會怎樣。」修民身上有股老鳥 悠閒氣,原來她已經大二下快大三了!這才提醒了我,街舞狂潮這部片居然走了這麼久。從高中畢業到現在,修民大學都讀了一半,街舞狂潮怎麼還在改?


兩年多過去,我們還是騎著破機車打游擊,背著機器約在各式不熟的地方拍攝,每個環境都會遇到不同的光線和聲音,我們只能順應它調整它,想辦法讓採集到的成 果是最好的。就像訪問修民這天,選定的地點剛好在政大校內公車必經之地,來往的車聲使訪談不停中斷,感謝修民的默契,和我們一起珍惜沒有車聲的片刻安靜, 錄到了關鍵的話語。


這天,阿賢穿著一件粉紅色短T,和當年拍捷運盃決賽那天剛好是同一件,顏色洗得有點淡,領口有點鬆了。但是,穿著它的這個人,熱情還沒燒光,還會一直一直撐下去!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just.jpg

五月12日,早上五點,打電話給阿倫,約六點前在自由廣場碰頭。
補拍一段House 的Solo,趁太陽還沒完全爬昇起來,搶著Magic Hour來拍。

阿倫很快就到了,剛好趕上六點整的升旗典禮,後面還有衛兵。
拍攝了五六次,加上訪談,也差不多七點多了。

回到家,整個累攤。
還有很多要補拍,敬請期待。

好累啊,,,,,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23834077.jpg

大胖(紀錄片工作者) 攝



關於2008年2月下旬

經費不足、人力不夠,以及機票難求,
終於可以出發前往巴黎拍攝juste debout的比賽過程。

當我發出要去巴黎拍攝的消息之後,kathy剛好自另一家導演工作室結束了製片的工作。
她自告奮勇地,說願意自己出錢跟我去巴黎,當時真的很感動,
因為她拍片的經驗很足,又加上能在巴黎有一個拍片伙伴,
對我這樣經費嚴重不足的狀況來說,等於是天降甘霖。

我要先和阿倫去巴黎,五天之後,kathy才會到巴黎與我們會合。

記得到達巴黎的機場時,大約是五點半。
而在六點來到機場迎接我們的是我大學死黨hsiu。
她和朋友駕車來接我們,去她的住處。

從那天起,她在華人區的房子,就成為我們暫時的電影製片公司了。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范姜:「每次我要去練舞的時候,我媽就會問我:妳要跳到什麼時候?」

這是幾乎每一個跳舞的人,父母最常問的問題。
真的,這很難回答。

1023834079.jpg

 

「跳舞是我自己充實自己的方式」。
在跳舞的當下得到的並不僅僅是把動作作出來而已,而是自己更有意識地活著,和自己相處。
父母總是擔心孩子沉迷於「正業」以外的事,而跳舞似乎又離父母所知太遠。

總是在父母眼中有一條安全的路,期望孩子不要偏離太多。

但是,有些事情,如果確定了,是自己要的,去作才是對的。
路上,總是會有很多對自己的質疑,『我還會不會繼續跳下去?』

答案也許來自前人,答案也許來自朋友,也許,沒有答案。

人生其實並不長,也許作自己想作的事,才是對的,才不虛此行。
過程裡總有跌倒,總有失落,雖然有時,同伴來來去去,
但是在往目標前進的時候,已經得到很多。

別人眼中安全的路,並不一定是我們要的。而只有作我們要的事,才能夠有機會得到最好的收獲。
就像范姜的母親一樣,總是在我夜歸已是半夜時,聽到家人的疑問:你要拍到什麼時候?

我會一直拍下去。

每個人拍電影;跳街舞的理由都不盡相同。但總要對得起自己。當疑問出現時,想起自己的初衷。

拍攝這部紀錄片的過程,我感謝支持過我的同伴,感謝給我鼓勵的人,也感謝給我挫敗的一切。

Keep going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re you ready?"
從Hotel de Ville傳來,熟悉的呼喊。

2月15日,阿倫又再度舉辦Battle賽Circle of Fire,

這次他決定把比賽冠軍送去參加巴黎的世界街舞大賽 "Juste Debout。"

1023834070.jpg

這次前往巴黎的不只有阿倫,還有其他七名台灣舞者。
除了阿倫是挑戰第二次以外,其他人都是第一次參加。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困難的事

遇到所有的困難,幾乎就跟喜悅一樣,都是第一次。

一切都與經費不足有很大的關係。
一開始我打算用零預算的方式,
攝影機用借的、拍攝帶一口氣用僅有的存款大量買了100卷。
工作人員的問題,一開始則自己拿起攝影機來拍,
其實我在學校主要學的並不是攝影,
但是為了解決人手不足的問題,自己來把攝影機摸熟,也是唯一辦法的辦法了。
畢竟紀錄片攝影的確要用心,長期拍攝當中,
如果要一直換攝影師是有風險的。

於是我一開始的裝備就是SONY HDV  Z-1 J,
在此要感謝我在學校的老師朱全斌教授,
以及我大學時期的學長陳正中、研究所同學鄭之涵,
有他們的協助器材才解決了問題。

其他錄音部份的器材也陸續搞定,但是很快我就發現錄音有很大的問題,
如果要把聲音收好,那麼無線麥克風是必需的,
否則現場舞曲的聲音一定掩蓋了所有的對話,
加上又沒有專門的人收音,
所以我決定要買一組無線麥克風,來進行長期抗戰。

無線麥克風最後是好不容易找到了網拍裡有人很低價的出售,
但也是五位數。

但是拍攝時開始使用後,才發現我是多麼天真。
阿倫在作魚躍的動作時,空中拋出來的不是熱血,是我花錢買的無線麥克風‧‧‧
所以,有點心痛,
這可能不是最好的投資啊!

到2007年暑假時,接近快要比賽時,
我研究所的同學,
之涵說:我知道你那個會很好看,你缺人吧,我現在也沒工作,我幫你吧。

真的很感動,因為獨自一個人拍紀錄片不禁孤獨,
甚至當很多質疑出自於自己內心的時候,也沒有一個人可以訴說。
就這樣,在拍攝捷運盃比賽時,加入了之涵,以及一直默默支持我器材的正中。

而那時我並未遭遇家變,可完全以一個浪人的心態穿梭於台北街頭。

待續。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還記得要升上高三的那個暑假,最後一次段考,前一天晚上因為熬夜太久,所以當時考國文的時候,我很快憑直覺把答案都填上去,事實上根本都沒有把那些文言文極多的題目看清楚。


距離打鐘時間還有35分鐘,嗯,我先來睡一下。反正只求六十分。怎麼背書默寫的部份這麼多?聯考又沒有要考默寫! 

嗯,只需要小小補眠一下就好。


下課鐘響


更! 我還沒對過答案耶,我一拿起答案卡。
更! 我因為睡著流出來的口水竟然淹到了答案卡,而題目卷竟然因為口水的肆虐,溼了一大片。

考卷傳上來! 監考老師喝道。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倫 (9).bmp比賽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對藝術家來說,其實都是為了自己。也許提著國旗或是大聲說出自己來自的國家純粹因為一股熱血。但是為了證明自己,才是參加世界街舞大賽的深層原因。

 

在經過自己的舞台上呈現、親眼目賭各色人種的奮力演出,散發出對街舞的態度之後,必然會在人生留下某種痕跡,進而發酵。

 

阿倫做得沒錯,將這群台灣舞者帶去,一年又一年,對台灣街舞文化一定會有所影響。

 

要有鬥志。 

 

出國學舞,短期上幾堂課,可以學到技術與舞步。但是參加Battle賽,是另一件事,比的不只是舞技,在那後面,呈現的是對跳舞的態度,對人生的渴望,以及自我人格的展現。隨機的音樂,捉摸不定的對手。唯一可以確定:是否戰勝自己的弱點。

 

 

 

2009春,重返巴黎,比賽的結果如何,會呈現在未來的長版紀錄片中。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re you ready?"

阿倫 (11).jpg 從Hotel de Ville傳來,熟悉的呼喊。

今年215,阿倫又再度舉辦BattleCircle of Fire。這次,他決定把比賽冠軍送去參加巴黎的世界街舞大賽 Juste Debout。這次前往巴黎的不只有阿倫,還有其他七名台灣舞者。除了阿倫是第二次挑戰,有一種再戰江湖的味道之外,其他的人都是第一次參加,生猛有力!

 

我原本並不打算隨「街舞遠征軍」前往,因為《街舞狂潮》紀錄片的拍攝期已經告一段落,但是阿倫還是執意自掏腰包到處尋找贊助,把我以及其他舞者都帶去巴黎。原本《街舞狂潮》要趕在二月底,在中影完成聲音的升級。但在阿倫的熱血奔走之下,原本抽不出時間的我,硬是趕在最後一刻收拾行囊,在他們抵達巴黎的隔天獨自飛往法國。到了天色未亮的巴黎,我搭著凌晨的巴士進城。天剛亮,搭著地鐵前往一號線上的Hotel de Ville,心裡忐忑地打算著該怎麼跟阿倫一行人碰面。

 

扛著沉重的器材,一下月台,竟然就遇見這一群台灣舞者。只能說真的是太巧!

 

Juste Debout第一天賽程是預選,必須通過預選才能進入3/1日的決賽。比賽的過程裡,一樣又激起去年的不安、期待,以及對舞蹈的熱情。只是這一次,阿倫並不孤獨。

 

他依然一樣地堅持──奮力一擊。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