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_阿倫一舞化解自殺浪潮  2011-03-06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富士康舞王 跳樓不如跳舞 2011-02-19

 
「只有年輕的時候,我才因為跳舞不能提高收入而不開心,現在反倒愈來愈不在意,開心和意義才重要」

這個來自台灣、視跳街舞為一輩子理想看來很不符合「常規」的人,去年應台灣富商郭台銘太太邀請,到深圳富士康教跳舞。一個不夠常規的人闖入了一家太講常規的工廠,每天在一條條iPhone生產線旁邊領著鬱鬱寡歡的年輕外省工人揮著汗跳舞4個小時,跳出了一項最主流的成就。 那個成就,叫做快樂!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島日報_街舞狂人 彭英倫 17-02-11

「街舞令我增加了自信心,學懂自愛、尊重、分享、誠懇待人」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週刊_跳樓不如跳舞  2011-02-16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街舞狂潮》將於2月19日正式上映! CNEX把街舞及電影結合,雲集全港跳舞精英於電影放映前在MCL德福戲院演出。希望你把電影、活動及資訊分享出去,讓更多人認識這個激動人心的故事,把夢想的火焰傳下去。  

表演1: 2月19日下午5時30分

嘉賓: Infinity Dance Studio、Lock Da Hell、So Dance Studio

 

表演2: 2月20日下午1時30分

嘉賓: At Dance、Gimmi Dance StudioHKU Space CCSU Dance Society、SR Crew  

 

地點: MCL德福戲院 (九龍灣地鐵站C出口)

聯絡: Nicole (CNEX市場推廣) Nicole@cnex.org.hk 6127 2666

hps_danceperformance_leaflet(e-letter).jpg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CMP R09 | The Review 13-02-11

 

Directed by first-time filmmaker Su Che-hsien, the Taiwanese documentary Hip Hop Storm is about two generations of hip hop dancers in Taiwan, with the story of veteran hip hop dancer Alun Peng Ying-lun - a performer since 1990 - intertwined with that of Undergradu-Eight, a group whose members were all born in the 1990s.

Peng is considered one of the pioneers in Taiwan's street dance culture. He founded Taiwan's first hip hop dance group, the now-defunct The Party, in 1993, and has since persisted in honing his dancing skills in different parts of the world and bringing them back to Taiwan. The documentary follows Peng's first endeavour to his participation in the annual international street dance competition Juste Debout in Paris from 2007 to 2008. His travails run parallel to sequences showing Undegradu-Eight's efforts in the MRT Street Dance Competition - something the octet of high-school students promised to compete in after their university entrance exams.

"It demonstrates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devotion towards, and the way of looking at, dancing of the two generations," says Ben Tsiang, the producer of the film. "While Alun had to overcome obstacles and people's misunderstanding towards street dance in the past through his strong will, dancing is a passion for youngsters now, when street dance has more support and is more widely accepted."
Peng says street dance has become "the symbol of our generation": "Back then it was rock 'n' roll, now street culture is all over the internet as well as in music, fashion and the dance scene. It is our common body language."

The film was originally merely a school assignment of Su, who was studying at the Graduate School of Applied Media Arts of the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of Arts when he contacted Peng in summer 2007.
"He contacted me through the internet and asked if he could follow me every day and record my dancing career," says Peng, who was 34. "And I said, 'Go ahead!'"
Peng could hardly imagine that it would take until early 2010 to finish the actual shooting, more than a year after Su entered his initial 50-minute short film - the product of him following Peng and Undergradu-Eight for a year - into the 2nd CNEX Documentary Film Festival.

Su's work was one of 10 projects to receive financial support from CNEX, a non-profit organisation to promote documentary filmmaking in Chinese-speaking societies. However, to make the film a fully fledged piece suitable for theatrical release, a fresh round of shooting and plenty of editing were needed. "The process was very harsh for the director. It seemed to him there was no end to it and there were many times that he wanted to give up," says Tsiang, who also serves as CNEX's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Peng says he empathised with his director's struggles. "Su's determination and passion touched me. I called myself a street dance fighter and I think he's a fighter, too, a shooting fighter - accomplishing his dream using a camera."

The two supported and cheered each other during the process. With Su a student and Peng a dancer, money was tight - while Peng continued giving performances and holding dancing classes to raise funds for the film, Su deferred his studies and the draft. (Su is now serving in the army.) The finished film has been shown twice in Taiwan cinemas, with footage featuring Peng going to Juste Debout for the second time, as well as interviews with members of Undergradu-Eight after they have attended different universities.

At last year's Golden Horse Awards, Hip Hop Storm won the best documentary award, making Su, who was then just 27, the youngest-ever prize-winning filmmaker at the awards.

For Peng, the film's success has opened doors for himself and other dancers.

"This film is very important as it's a realistic record of a wide-reaching art form of our time," Peng says.
"The film let the audience see our spirit. It cleans up the negative image of street dance and enables parents to get to know their children's dream instead of always imposing their own expectations on them."

Hip Hop Storm opens on February 19 at MCL Telford and Kornhill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明報週刊: 街舞鬥士 彭英倫 12-02-11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02 | 人物誌 | 人物誌 | By 方晴 12-02-11

人人都有夢想,但只有最單純的人,才能堅持把夢追尋到底。去年金馬獎最佳紀錄片《街舞狂潮》就是關於尋夢的故事,台灣「街舞鬥士」阿倫就因為跳舞而跳出黑社會、跳走偏見、跳到參加世界賽、跳到去富士康助人減壓;導演蘇哲賢就將這部本來只有 50 分鐘的學生習作,「舞」足 4 年,「舞」到它變長片參加影展,一舉成為金馬獎史上最年輕得獎導演。

 

  電影開拍的時候是 07 年,跳齡廿年的阿倫對鏡頭說:「34 歲了,還是跳吧!尬到贏為止!」尬在台灣人口中即是拼,奮鬥是也。 幾年過去,阿倫(彭英倫)真的仍在跳。早前他來香港推介新片,說目前的個人目標不
是去比賽,而是搞個組織,讓所有想跳舞的人一起奮鬥。他指身上 T-shirt「癡人說夢」字樣笑說:「我是癡人舞夢。」

刀變跳舞

  阿倫童年是個每天打架鬧事、藏開山刀隨時準備劈人的小混混,直到中學時為學長賣
party 門票才接觸舞蹈,人生因而完全改寫。「我很享受跳舞帶給我的快樂,在台上也感受到大家給我的認同,掌聲是鼓勵,給我滿足和自信,這是每個人都需要的。」他說:「中學時去舞廳,因為『蓋世太保』的組合而愛上跳舞,我是從剪刀腳舞步開始的,香港的歌手對我的影響也很大,當時的張立基、杜德偉都是我偶像。16 歲時,參加華視一個模仿杜德偉跳舞的比賽,我們 4 人組隊得了第一名,然後更在杜德偉演唱會裏伴舞。」
  阿倫從此不斷學習、鑽研舞蹈。「我是後天的努力較多,但後來覺得,我是先天對音樂
很有感覺,跳舞之前不知道,是慢慢地自己發掘。」阿倫曾在 90 年代組成 Hip Hop 跳舞組合「The Party」,四出表演又出唱片;他又曾為不少歌手伴舞,99 年任張惠妹演唱會舞者兼編舞助理,因此認識了外國的舞者,從此他就到了大阪、紐約、巴
西、非洲拜師學藝,電影更連續兩年跟他到法國參與世界街舞大賽。
跳到世界
  「因為跳舞而能去到世界各地,這是我從來沒想過的。知道了 Hip Hop,我去日本和美國學;知道了 House,我去巴西學,現在仍 keep going,希望有天能去牙買加。」阿倫曾於 98 年來香港,一住兩年,所以這次來港,也探訪了不少仍在跳的舞友:「當時想在這裏推廣街
舞,也教張芝跳舞、替歌手伴舞,那時常跟人出來玩,我都會表演跳舞,試過遇到很多大
佬,像《古惑仔》電影那樣的。」
  阿倫對舞蹈充滿狂熱與忠誠,但現實永遠迫人,因此電影有一段講他幾乎改行做地產,
他甚至在健身室內教師奶跳舞;又會去商業集團教員工跳舞,讓他們應付 annual dinner 的表演。但阿倫說自己仍是幸運的,因為可以追求,過程更被導演蘇哲賢拍下來。「其實在過程中我沒甚麼感覺,但導演拍下了我受傷痛苦、開心、好的、不好的、希望、失落,讓我自己也覺得做了一件很特別的事情,我只想我做的表演讓人接受。」阿倫和阿賢互相成就對
方,夢想面前絕不氣餒,幕前幕後,都有一個個血淚的故事。
---------------------------------
CNEX 執行長蔣顯斌
  蔣顯斌是新浪網創辦人,由 IT 界轉行籌拍紀錄片,同樣也是個追夢者,CNEX 先後出品的《音樂人生》和《街舞狂潮》,都是 07 年定下的「夢想」主題。「阿賢來提案時只有 25 歲,08 年交出的《街舞狂潮》不錯,我們希望它上院,但只有 50 分鐘,於是阿賢再繼續拍阿倫和『八個小孩』,09 年起剪接,2010 年上映,前後共 4 年,他一直因為此電影而留在研究所、推遲當兵。」蔣顯斌說導演出席金馬獎頒獎禮當天,
早上還在練靶,晚上請假出來,得獎後立即匯報上級。
  香港、台灣作品都得了金馬獎,記錄了兩岸華人新世代的面貌,至於中國大陸,則有一
部講專打網上遊戲的年輕人,目前只在國內作小型放映。蔣顯斌指三地年輕人的狀況大不同:「內地百分之七十的年輕人,把注意力放在改善經濟生活上,因為經濟對中國是主要的價值。香港年輕人就有身份危機,常問我是誰、香港是甚麼?台灣人經過經濟掙扎,又放棄去
問身份問題,因此走回自我。」
﹏﹏﹏﹏﹏﹏﹏﹏﹏﹏﹏﹏﹏﹏﹏﹏
《街舞狂潮》Info
 
上映地點及場次:

MCL 德福
2 月 19 日/ 6:00pm;
2 月 20 日/ 2:00pm;
2 月 26 日/ 6:00pm;
2 月 27 日/ 4:00pm;
3 月 5 日/ 6:00pm;
3 月 19 日/ 6:00pm

MCL 康怡
3 月 6 日/ 4:00pm;
3 月 12 日/ 6:00pm;
3 月 13 日/ 4:00pm;
3 月 20 日/ 4:00pm

**2 月 19 及 20 日電影放映前設有街舞表演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匯報 2011-02-10

2010年11月20日,在台灣第47屆金馬獎頒獎禮中,一部關於台灣街舞舞者的紀錄片《街舞狂潮》榮獲最佳紀錄片獎。還在軍中服役的80後導演蘇哲賢,忍不住在頒獎現場大叫,而主角之一、36歲的彭英倫,幾乎是連跳帶滾地翻到舞台上。 

■文、攝(部分):香港文匯報記者 梁小島

20110210_Wenweipo(hps).jpg

 
 「我那時跟他(蘇哲賢)說,我們在金馬獎上見。不可思議,我們的夢想都實現了。」 阿倫(彭英倫)說到激動處,忍不住豎起右拇指,握拳捶了左胸幾下。

 在香港見到阿倫,發現他的髮型已從電影中那個金色爆炸頭變成黑色短髮,但仍保持向上挺拔的態勢。穿著襯衫和西褲,乾淨而有些斯文,街頭熱舞的不羈和鬆散不再。「現在的形象比較社會性,雖然我還是希望能特殊一點,但我真的熱愛跳舞,必須要得到更多大眾的認同,才能走得更遠。」

 導演蘇哲賢曾形容阿倫是一個孤獨的舞者。「舞蹈生涯的旅途上似乎沒有太多長期的夥伴。」那時阿倫已34歲,算是街舞界中的「高齡青年」。這種孤獨感在電影中,是他首次遠赴巴黎,參加國際街舞大賽首輪淘汰後的落寞,是第二次攜同齡同伴再戰巴黎,因兩人的志趣迥異而再次敗走麥城的無奈,電影末尾,他帶領了一幫未滿20歲的小朋友第3次勇闖巴黎。

 「大家都太緊張了,運動也不夠,海選的時候還是被淘汰了。」電影沒有交代他的失敗,他卻還要試。「下次想帶一些內地的小朋友去殺殺看,出國對他們很遙遠,我想幫助他們爭取多一些機會。」

 跳舞令他的人生和性格發生改變,他想讓那些迷茫無助的人,都能從街舞裡尋找到自我被肯定的驕傲。

從夜店走出來

 阿倫本來可以進演藝圈,卻選擇過「邊緣化」的街舞舞者生活。

 他16歲時組街舞舞團「八百龍」,1年後亮相電視綜藝節目,還贏得台灣區街舞比賽冠軍無數。在男孩組合盛行的年代,更灌錄了人生第一張Hip Hop男孩樂團唱片「The Party」,並擔任領隊。杜德偉、李玟、張惠妹等明星演唱會,他從伴舞做到編舞助理,卻對演藝圈興趣闕如。

 但作為街舞舞者的負面衝擊,他從未少挨過。「以往大家在電影裡看到的街舞,是打架後去夜店療傷,有點酒精有點毒品。」 「所以在那個環境,你怎麼做都不會得到家人的認同。父母會說,幹嘛要穿那麼寬的褲子,為什麼要刺青,從頭到腳掃描你。」

 他最初也是在夜店接觸街舞,那時他還在念中學,蹺課、打架,無心向學,卻發現嘻哈音樂和舞蹈最能表達自我。「我有段時間覺得這個社會不了解我,所以待在黑暗的角落,比較封閉。」

 電影是從阿倫的個人改變開始跟蹤拍攝的。「走出夜店,就覺得有些意義被點燃了。」他看到一方面大眾對街舞充滿誤解,而另一方面,愈來愈多年輕人不斷地湧進這個世界裡讓壓抑釋放。

 「一開始想法比較單純,就是想多看一點國際舞蹈的狀態,也希望讓大家看到更多國際趨勢,於是就想出國進修,同時做國際交流。」他一邊在網絡上關注國際頂尖舞者的行蹤和表演活動,一邊籌備經費出國取經,甚至自掏腰包舉辦推廣和交流活動。

都是生活的鬥士

 「很多時候,我拿著計劃書站在大公司的門外,寒風刺骨,苦苦等候,希望老闆能看一眼。有些老闆聽說我是去出國跳舞,都覺得我在開玩笑。潑冷水當然很難受,可我像一個業務員,不屈不撓。」

 然而在電影的拍攝過程中,真正鼓舞阿倫的,是身材瘦小的導演兄弟。他得意地跟記者說起自己如何在巴黎多次挺身而出保護導演,左閃右避,讓攝影器材逃離小偷的神手,以及如何憑著幾句簡單的法語「擊退」黑人兄弟的圍攻。「他有幾次拍我拍到手發抖,因為沒有吃飯,嘴唇都是白的,他騎的摩托車的排氣管就拖在地上。後來他才跟我說,他快1個月沒有睡覺了。」

 「我很感動,我就對著攝影機另外一頭的他說,兄弟,你要撐下去。我感覺我們兩人的命運就是隔著一台機器。他看到我,也替我難過,而我看到他,我就想,導演,你要撐下去啊。我們都是生活的鬥士。」

 為了協助拍片的順利進行,阿倫有意識地積累多一點出國的經費,教一些大眾的、淺顯易懂的課程,比如,教金融公司的職員跳減壓操。電影中記錄了這樣的場景,卻產生了意外的幽默效果,原來那些辦公室的男女白領因為跳舞時間有限,沒有換上寬鬆的衣服,全部穿著職業裝跟著阿倫扭動著僵硬的肢體,疲憊、面無表情的臉上,偶然因為看到鏡中同事或自己的拙態而發出尷尬的笑聲。「我當時沒太注意這些細節,只要你想跳,我就帶你跳的那樣。結果看畫面時,才覺得好有趣,原來這樣都可以跳。」

 鏡頭中的阿倫,不是隨時注意耍帥的自戀狂,而是穿著拖鞋也翻來滾去的認真舞者,這也讓他看到了一個不知道的自己。「原來也可以獨立地去完成很多事情。」比如三次直闖國際街舞比賽的舞台,第一次讓華人的面孔出現在西方人面前,從默默無聞到獲得全場掌聲,又或是一手一腳舉辦國際街舞工作坊,讓年輕舞者感受最新的趨勢,為了接到國際評委不惜在機場苦等數個鐘頭。

街舞要求包容

 不過,最讓阿倫興奮的,是電影公映後帶給他的新變化。「我從一個只會跳街舞的圈圈,到了另外一些層面。以前不知道跳街舞可以參與電影,以後也許會嘗試製作,做活動的承辦企劃,也有一些創意的發想。」

 阿倫現在還是一名街舞老師,但學生來源卻廣泛得多,涉及保險業、科技業,甚至美容業的從業人員。「保險業是希望我幫他們衝業績,因為我給他們的感覺是跳到贏為止。科技業是讓我幫助他們泄壓,而美容業找我,是幫助他們維持身材。」從沒想過街舞的精神可以這般運用,他覺得一切不可思議,也更堅信跳街舞的意義。

 家人對阿倫終於有了正面的認可,儘管他交往14年的女友仍在為他的狀態擔憂,他卻將目光從台灣擴大到全世界,讓華人在國際舞台上被看到。他也一直在爭取上內地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的機會。「這次上了四川的網絡春晚,希望下一步能更全面性地被看見。」

 他的偶像之一是成龍。「就是當你說不的時候,我偏要做。」功夫也是他的最愛。只不過和功夫不同的是,街舞並不是要尋找敵人,而是要求包容。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香港明報 A12 | 中國 | 大時代小人物(系列之十八) 2011-01-31

「剛開始接觸富士康的年輕人,覺得他們很辛苦, 我希望街舞(Hip Hop)可以帶給他們歡樂。」去年上半年,台灣鴻海集團屬下深圳富士康公司接連發生10 多宗員工自殺事件,震驚海內外。台灣知名街舞舞蹈家彭英倫臨危受命,到富士康開街舞班為員工減壓。雖然只相處短短半年,但富士康的員工已和這位「阿倫老師」結下深厚友誼。
 
明報記者陳子凌
 

「那是去年5 月底,曾馨瑩打電話給我,說起了富士康的事,問我是否願意幫忙去教員工跳舞,當時也沒考慮太多就答應了。」阿倫口中的曾馨瑩既是他朋友,也是一名舞蹈教師,更重要的是,她正是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的太太。因此,丈夫旗下公司出事,郭太太立即想到了擅長以街舞與年輕人打交道的阿倫。
阿倫直言,到深圳富士康的龍崗廠區後的第一個印象就是,那些員工很辛苦。「天天做重複的工作,娛樂不多。」所以,阿倫教他們街舞,重的不是跳舞技巧,而是藉街舞給他們減壓,帶給他們歡樂。

郭台銘太太邀請為員工減壓

17 歲學街舞,34 歲還在跳,「軋到贏為止(台語,意即堅持到勝利)」正是阿倫的人生宗旨。透過街舞,他也把這份精神感染給富士康的年輕人: 「我想我的作用,就是讓富士康的學員找到目標,找回笑容。」

成立「富士康街舞團」,阿倫未遇上什麼困難,員工很受落,他們還在去年公司的中秋晚會上表演。但阿倫的執教生涯只有短短半年,去年12 月他告別了富士康。「算是一個階段的結束吧。」阿倫說,對於離開原因,他似不欲言明。

不過,據富士康的員工在網誌上透露,阿倫是因為想給學員爭取更多,與富士康的管理層產生矛盾,所以才離開。雖然確實原因未明,但網誌上留言的學員們都對阿倫充滿了不捨。
教跳舞莫跳樓創快樂人生

「公司各項對策應對員工跳樓問題,多少人真正感受到快樂?阿倫老師希望大家一起建立一個快樂健康的工作環境,他崇尚基層的人權、自主。跟阿倫老師舞動,讓枯燥乏味的打工生活有了一絲絲樂趣,這就是阿倫老師給我們所帶來的。」這一段富士康員工的網文,或能說明阿倫的街舞精神,確實比心理輔導、政府介入等等更有效洗滌員工心靈,也因此,他們對阿倫的離開感到特別難過。

回想在富士康的日子,阿倫最遺憾的是沒辦法教更多員工學街舞。而雖然人已離開富士康,但他始終牽掛這一班學員。今次藉自己金馬獎得獎紀錄片《街舞狂潮》在港上映,阿倫特別逗留多兩日,就是為了去深圳跟學員們舊。

彭英倫簡介

今年36 歲的阿倫是台中人,少年時曾在街頭混日子,17 歲接觸街舞,找到了人生目標。十多年來,他一直為推動街舞而努力,並透過街舞進行公益工作,有「街舞鬥士」之稱。去年,講述他征戰大阪、紐約、歐洲和巴西,在不同城市的街道尋找街舞靈魂,與8 名喜歡街舞的孩子一起奮鬥,並獲得CNEX 基金支持的電影《街舞狂潮》,獲得台灣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本片將於2月19日在香港公映。

「我想我的作用,就是讓富士康的學員找到目標,找回笑容。」—台灣知名街舞舞蹈家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