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匯報 2011-02-10

2010年11月20日,在台灣第47屆金馬獎頒獎禮中,一部關於台灣街舞舞者的紀錄片《街舞狂潮》榮獲最佳紀錄片獎。還在軍中服役的80後導演蘇哲賢,忍不住在頒獎現場大叫,而主角之一、36歲的彭英倫,幾乎是連跳帶滾地翻到舞台上。 

■文、攝(部分):香港文匯報記者 梁小島

20110210_Wenweipo(hps).jpg

 
 「我那時跟他(蘇哲賢)說,我們在金馬獎上見。不可思議,我們的夢想都實現了。」 阿倫(彭英倫)說到激動處,忍不住豎起右拇指,握拳捶了左胸幾下。

 在香港見到阿倫,發現他的髮型已從電影中那個金色爆炸頭變成黑色短髮,但仍保持向上挺拔的態勢。穿著襯衫和西褲,乾淨而有些斯文,街頭熱舞的不羈和鬆散不再。「現在的形象比較社會性,雖然我還是希望能特殊一點,但我真的熱愛跳舞,必須要得到更多大眾的認同,才能走得更遠。」

 導演蘇哲賢曾形容阿倫是一個孤獨的舞者。「舞蹈生涯的旅途上似乎沒有太多長期的夥伴。」那時阿倫已34歲,算是街舞界中的「高齡青年」。這種孤獨感在電影中,是他首次遠赴巴黎,參加國際街舞大賽首輪淘汰後的落寞,是第二次攜同齡同伴再戰巴黎,因兩人的志趣迥異而再次敗走麥城的無奈,電影末尾,他帶領了一幫未滿20歲的小朋友第3次勇闖巴黎。

 「大家都太緊張了,運動也不夠,海選的時候還是被淘汰了。」電影沒有交代他的失敗,他卻還要試。「下次想帶一些內地的小朋友去殺殺看,出國對他們很遙遠,我想幫助他們爭取多一些機會。」

 跳舞令他的人生和性格發生改變,他想讓那些迷茫無助的人,都能從街舞裡尋找到自我被肯定的驕傲。

從夜店走出來

 阿倫本來可以進演藝圈,卻選擇過「邊緣化」的街舞舞者生活。

 他16歲時組街舞舞團「八百龍」,1年後亮相電視綜藝節目,還贏得台灣區街舞比賽冠軍無數。在男孩組合盛行的年代,更灌錄了人生第一張Hip Hop男孩樂團唱片「The Party」,並擔任領隊。杜德偉、李玟、張惠妹等明星演唱會,他從伴舞做到編舞助理,卻對演藝圈興趣闕如。

 但作為街舞舞者的負面衝擊,他從未少挨過。「以往大家在電影裡看到的街舞,是打架後去夜店療傷,有點酒精有點毒品。」 「所以在那個環境,你怎麼做都不會得到家人的認同。父母會說,幹嘛要穿那麼寬的褲子,為什麼要刺青,從頭到腳掃描你。」

 他最初也是在夜店接觸街舞,那時他還在念中學,蹺課、打架,無心向學,卻發現嘻哈音樂和舞蹈最能表達自我。「我有段時間覺得這個社會不了解我,所以待在黑暗的角落,比較封閉。」

 電影是從阿倫的個人改變開始跟蹤拍攝的。「走出夜店,就覺得有些意義被點燃了。」他看到一方面大眾對街舞充滿誤解,而另一方面,愈來愈多年輕人不斷地湧進這個世界裡讓壓抑釋放。

 「一開始想法比較單純,就是想多看一點國際舞蹈的狀態,也希望讓大家看到更多國際趨勢,於是就想出國進修,同時做國際交流。」他一邊在網絡上關注國際頂尖舞者的行蹤和表演活動,一邊籌備經費出國取經,甚至自掏腰包舉辦推廣和交流活動。

都是生活的鬥士

 「很多時候,我拿著計劃書站在大公司的門外,寒風刺骨,苦苦等候,希望老闆能看一眼。有些老闆聽說我是去出國跳舞,都覺得我在開玩笑。潑冷水當然很難受,可我像一個業務員,不屈不撓。」

 然而在電影的拍攝過程中,真正鼓舞阿倫的,是身材瘦小的導演兄弟。他得意地跟記者說起自己如何在巴黎多次挺身而出保護導演,左閃右避,讓攝影器材逃離小偷的神手,以及如何憑著幾句簡單的法語「擊退」黑人兄弟的圍攻。「他有幾次拍我拍到手發抖,因為沒有吃飯,嘴唇都是白的,他騎的摩托車的排氣管就拖在地上。後來他才跟我說,他快1個月沒有睡覺了。」

 「我很感動,我就對著攝影機另外一頭的他說,兄弟,你要撐下去。我感覺我們兩人的命運就是隔著一台機器。他看到我,也替我難過,而我看到他,我就想,導演,你要撐下去啊。我們都是生活的鬥士。」

 為了協助拍片的順利進行,阿倫有意識地積累多一點出國的經費,教一些大眾的、淺顯易懂的課程,比如,教金融公司的職員跳減壓操。電影中記錄了這樣的場景,卻產生了意外的幽默效果,原來那些辦公室的男女白領因為跳舞時間有限,沒有換上寬鬆的衣服,全部穿著職業裝跟著阿倫扭動著僵硬的肢體,疲憊、面無表情的臉上,偶然因為看到鏡中同事或自己的拙態而發出尷尬的笑聲。「我當時沒太注意這些細節,只要你想跳,我就帶你跳的那樣。結果看畫面時,才覺得好有趣,原來這樣都可以跳。」

 鏡頭中的阿倫,不是隨時注意耍帥的自戀狂,而是穿著拖鞋也翻來滾去的認真舞者,這也讓他看到了一個不知道的自己。「原來也可以獨立地去完成很多事情。」比如三次直闖國際街舞比賽的舞台,第一次讓華人的面孔出現在西方人面前,從默默無聞到獲得全場掌聲,又或是一手一腳舉辦國際街舞工作坊,讓年輕舞者感受最新的趨勢,為了接到國際評委不惜在機場苦等數個鐘頭。

街舞要求包容

 不過,最讓阿倫興奮的,是電影公映後帶給他的新變化。「我從一個只會跳街舞的圈圈,到了另外一些層面。以前不知道跳街舞可以參與電影,以後也許會嘗試製作,做活動的承辦企劃,也有一些創意的發想。」

 阿倫現在還是一名街舞老師,但學生來源卻廣泛得多,涉及保險業、科技業,甚至美容業的從業人員。「保險業是希望我幫他們衝業績,因為我給他們的感覺是跳到贏為止。科技業是讓我幫助他們泄壓,而美容業找我,是幫助他們維持身材。」從沒想過街舞的精神可以這般運用,他覺得一切不可思議,也更堅信跳街舞的意義。

 家人對阿倫終於有了正面的認可,儘管他交往14年的女友仍在為他的狀態擔憂,他卻將目光從台灣擴大到全世界,讓華人在國際舞台上被看到。他也一直在爭取上內地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的機會。「這次上了四川的網絡春晚,希望下一步能更全面性地被看見。」

 他的偶像之一是成龍。「就是當你說不的時候,我偏要做。」功夫也是他的最愛。只不過和功夫不同的是,街舞並不是要尋找敵人,而是要求包容。

創作者介紹

《街舞狂潮》跳上香港院線 19/02@MCL!!!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