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2011-01-31

「如果沒有街舞,我可能已在牢中。」台灣街舞鬥士阿倫說。他年少時是個小混混,是街舞
救了他,從此生命沒有其他,只是跳舞。《街舞狂潮》是一部熱血、青春滿載的紀錄片,導演蘇哲賢跟阿倫互相鼓勵,終於拿下 2010年金馬獎最佳紀錄片,阿倫:「能跳我就一定跳下去!」

記者:何兆彬
攝影:伍慶泉


金馬獎街舞

《街舞狂潮》 10月在台灣上映,導演蘇哲賢自己做了個宣傳牌子掛心口,在戲院外自己做宣傳,他跟電
影裏的阿倫一樣,熱血無限。 CNEX執行長蔣顯斌笑說:「我就叫他不要這樣,弄得我們好像沒有做過宣傳一樣。」到電影在金馬獎得獎時,蘇已剃光頭去當兵了(再請假回來領獎)。 28歲的他,一直拖着在大學念碩士不畢業,誓要把電影完成,這下夢想都達成了,拖無可拖。今回電影在香港上映,導演不能到,於是請來戲中的主角阿倫──台灣著名的「街舞鬥士」。阿倫舞技超凡,但拍片時 34歲,在街舞界算年紀大,同齡的人都不跳舞了,他卻約同夥伴一次又一次遠征巴黎,參加國際街舞大賽。阿倫出道時與兄弟們組成 The Party,出過唱片,雖然有名氣,但 freelance的舞者賺不了甚麼錢,他最落泊時甚至在 gym內教 OL、師奶跳舞。電影拍攝的,正是他的夢想與現實。

你有無搞錯

「我會一點廣東話。」阿倫說,「其實我 98年的時候來過香港,當年有老闆請我過來,找我教張栢芝他們跳舞。當時老闆開了個 studio叫星藝館,在灣仔駱克道租了個地方。我每天除了教明星跳舞,也去很多地方
,見過很多大哥,生活還不錯。」問阿倫後來為甚麼回台灣,他的答案很令人驚訝:「那年我跟朋友在 Sogo門外跳舞,當時九點半, Sogo十點關門,人很多,大家都圍起來看。後來差佬過來看,他說:『哦,你在跳舞,沒問題,繼續跳!』那我們就跳,因為我覺得,香港怎麼會沒有街舞呢?」可惜第二次就出問題了,「我又在 Sogo前面跳舞,當時還有一個 partner叫 Henry,剛好遇到兩個香港年輕人就一齊跳!可是跳到一半,就遇見了龍哥!」據阿倫講述,阿龍是他半個師傅,也是跳舞的,更是他當時的大哥,「龍哥說:我請你過來,是要你做秘密武器,結果你在街上這樣跳!」阿倫模仿香港人罵廣東話:「你有無搞錯呀!」

忽然要劈友

跳街舞被罵得狗血淋頭還不算,而令他想清楚自己要過甚麼生活的卻是另一番經歷,「本來
我可以在香港好好工作,但當時我生活的環境有點複雜,每天身邊都是一堆蠱惑仔。我每天要見很多大哥,每天在加州紅唱 K,大哥們需要搞氣氛就叫我來秀一段,而龍哥喝很多酒,我就扶他回家。幫會每次要出去,都是一排 Benz,兄弟幾十人。對,港片裏面拍的排場原來都是真的。」直到發生了一件事,他終於受不了。「有一天大哥在講電話,講到一半就火起來罵人,說要 call齊人馬去砍人,還遞了把刀給我!說:我們要去劈人了。」甚麼刀?刀仔?「不是,是電影裏面要劈人的那種刀(他雙手拉開尺許比劃一下),哎,我是過來香港跳舞的,不是來劈人的。後來我就跟他說:唔好意思,這不是我要的……」回到台灣,他偶然還是會教藝人跳舞。問他台灣是否一樣複雜,阿倫說:「也是複雜呀,我不是太懂應酬,是來過香港才學會一點。」

去富士康跳

阿倫的夢想不是每天燈紅酒綠,而是跳舞。中學時本來是個不良少年,但因為在台中舞廳看
到舞團「蓋世太保」,受到感動,才開始街舞生涯;到三十幾歲,當每個人都認老不跳時,他還去學新舞。 98年,因為在香港儲到錢,回台灣後他繼續做夢,結果 01年到了紐約學舞,「我的老師是個黑鬼, 98年我在日本遇上他,覺得他好厲害,後來就去找他。」學舞的區域叫 Sugar Hill,阿倫說:「全都是黑人,他們圍成一圈圈的,我過去看,看到一半,突然被人推了出去!推我的正是我的黑人朋友!」結果他硬着頭皮,上!就跟對面的黑人比起舞技來,「對手的黑人有一女伴,她見我竟然會跳,就大叫起來: Come on, Jackie Chan! Come on!猛跟我互動,黑人見女伴這樣很不高興,想過來揍我!我朋友見狀,馬上拉我走。」同樣的情形在巴西也出現,有一年阿倫去了巴西學戰舞,又被人推了出去比舞,「結果我就跳,巴西人一面叫『不能踢不能踢』,然後就一腳真踢過來!太危險了。」

夢想未必能吃飯,電影後段拍到阿倫幾乎要放棄舞蹈了,但最終決定堅持。結果電影完成,
拿下金馬獎,改變了他的生命,「電影上映後我受到很多邀約,部份很奇怪,例如說有電影叫我扮演跳舞泡妞的小鬼,但我推了。」過去幾個月,富士康找了他回內地教員工跳舞,「因為人人都買 iPhone嘛!他們生活太辛苦太無聊,學跳舞想改變人生。」在內地生活習慣嗎?「內地那些老闆說:阿倫,你跳舞那麼厲害,可是有沒有試過幾十個小姐跳給你看?說要帶我去
舞廳,我說我不要。」他還有夢想,就是回台灣,開個「街舞狂潮概念館」。

街舞拾級

1990年
阿倫由台中小混混變身熱血青年,那年剛出道,組成過八百龍及 Jungle,還沒有出唱片。

1993年
阿倫組成七人 Hip Hop跳舞組合 The Party。當年台灣樂壇跟美國很貼,老美在流行 MC Hammer,台灣就先有 L.A. Boyz,再有 The Party。

1999年
受 Reggae的影響,阿倫留了個 dreadlock頭。

1999年
任張惠妹「妹力 99亞洲巡迴演唱會」舞者兼 60%編舞助理,當時常常見報。

背後大旗手

《街舞狂潮》由 CNEX出品,是專門拍攝華人紀錄片的基金會,上屆 CNEX憑張經緯《音樂人生 KJ》贏了三隻金馬,今屆由《街舞》再贏最佳紀錄片,破了紀錄。執行長蔣顯斌:「 CNEX每年有一個主題, 08年是「夢想與希望」,《街舞》跟《音樂》是同年入選。這部電影除了阿倫,導演同時
拍攝了年輕舞團『八個小孩』,他們當年是高中畢業生,正要考大學,就用暑假訓練然後參加比賽,結果導演見證了他們得到冠軍。這部片子,除了年輕人看得感動,最神奇的是那些小孩的母親,有幾個當時是反對孩子跳舞的,到後來不反對,再到片子拍完,變成了支持,她們都是這部片子的推手。」據報電影在台北上映,哭着出場的不是年輕人而是父母輩,「部份父母當年活在戒嚴時期,不能跳舞,也沒有追求自己的夢想。電影不只是拍給小孩看,而是教育了父母:每人頭上都有一片天。」蔣顯斌是 CNEX大旗手,他畢業於史丹福大學, 95年與拍檔創立 Sina, 05年因為想支持拍一齣紀錄片,結果變成了一整個基金會,持續性地支持拍片,「 CNEX是全球唯一拍紀錄片的 NGO,我們每年發行、電影院、 DVD等收入大概佔四成,其餘由企業等資助。紀錄片像個 filter又像個磁鐵,會把某種社會族群的人士吸進來,他們都有一種社會關懷。我本來與電影、紀錄片都沒有關係,只是喜歡看,可如今我是百分百在做這個工作!」剛從美國 Sundance獨立電影節來港的他說。
創作者介紹

《街舞狂潮》跳上香港院線 19/02@MCL!!!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