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Luke

距離上次看〈街舞狂潮〉的初剪,算算居然即將屆滿一年,痞客邦的可愛小編不知道最近怎麼樣........

喂!這不是重點吧!

因為當時跟導演阿賢有小聊一番,後來也去看了他執導的一個MV的拍攝(一個光看就知道紅不起來的歌手,陪同拍攝的美眉倒是相當正點),這次電影正式上映前便有了看試映的機會。諸位也許有所不知,導演認識我其實不一定是好事。根據過往的經驗,因認識導演而「愛之深責之切」的情況已發生數次,也讓我得罪了幾家電影公司。故而出席前,我心中已經抱著「可能要跟阿賢絕交了」這樣嚴重的覺悟。

幸好,阿賢沒讓我失望。

以高中街舞團體「八個小孩」及34歲的街舞老人(街舞是年輕人的天下,身子軟骨頭有彈性)「阿倫」的雙主線進行敘事,紀錄片〈街舞狂潮〉所拍下的是青少年的人生註腳和中年人的狂熱夢想。電影拍完了,八個孩子各分東西,除了入各家知名大學外也有人成了遠征異國的交換留學生(最正的范姜);阿倫呢?仍在闖著他的跳舞大夢。縱使大眾無法理解,縱使家裡無法理解,縱使賺來的錢全部又賠在推廣街舞這件事情上。『就跳吧!尬到贏為止!』

阿倫要跟誰尬?答案很簡單:自己。

如果仔細的看這部電影,你可能會注意到阿倫雖被稱為「街舞界的孝耶」,但他在後輩面前及在前輩面前的表現是有所不同的,連表情都有差異。不,不是因為他看不起這些人,阿倫是個用生命在跟人交陪的男子,他不會這麼小鼻子小眼睛。但為什麼?為什麼他在強者面前的肢體更加狂熱,似乎每一毫升的血液都在沸騰?

我想,那是因為阿倫是戰士的關係。藉由跳舞,他跟全世界的街舞高手在擂台上一較高下。八個孩子的興趣是阿倫的戰場,是他的魂之所向。這就是阿倫的魅力,這就是阿倫的強悍,這就是阿倫的舞蹈。阿倫,註定要跟自己過意不去一輩子,尬一場可能永遠也不會贏的舞。我相當喜歡的作家尼爾‧蓋曼說『(我)總有會長大,找個正正經經的工作為生。在那天來臨之前,我會繼續說謊,並把那些故事寫下來。』愛做夢又堅持的男人,不覺得很有魅力嗎?

而對八個小孩來說,跳舞又真的只是一時的快樂嗎?

之前的台大五姬、台大十三妹的出現讓台大的校長不禁感嘆『「感覺上有點可惜。」因為台大學生是那麼聰明,應可找更好工作,並對人類社會文明作出貢獻。』先不考慮腦袋的構成或世界的繁榮或全人類的福祉等問題,人去做自己喜歡,也有能力去做的事情究竟有哪裡不對?活著如果不是為了快樂,活著如果就是為了整體的人類犧牲奉獻,人類跟螞蟻有什麼兩樣?那我們有靈魂(假設這東西真的存在的話)又有甚麼意義呢?影片雖然不能免俗的多少在跟社會呼籲「各位家長啊~跳舞的孩子不會變壞的,也能考上很棒的學校喔!」但歸根究柢,活著,不就是「盡量在不困擾其他人的情況下做自己想做的事,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嗎?

年輕男女們,無論你們今後有沒有繼續跳下去,我都希望你們找到自己真正的快樂,我想這也是阿賢樂於看見的。雖然說,他其實一開始想拍你們在捷運街舞大賽上落選的鏡頭。但是就像神話英雄一樣,你們打敗了邪惡的命運三女神啊!(有多邪惡?請各位去玩「戰神」就知道了)

阿賢對不起,我出賣你了。

也許有人會想問,去年的版本跟現在上映的版本有什麼不同?〈街舞狂潮〉畢竟是紀錄片,不會有甚麼「導演版結局」之類的東西,不會有「八個小孩組成了戰隊對抗被外星人巨大化的阿倫」那種鹹蛋超人般的快樂劇情,但在敘事的節奏上(也就是剪接的部分)增強了不少,也順利獲得金馬獎評審的青睞而入圍「最佳剪輯」(阿賢,我去年有建議耶~我能被算為幕後的小小黑手之一嗎?)及「最佳紀錄片」。此外,阿賢也加入了一些阿倫的古老片段來讓觀眾看見他努力的過程以及一些阿倫後來又率團去法國挑戰全世界的紀錄。還有,在去年的版本中基本上是扮演反派的柏均這次邪惡成分降了不少,最後更有他誇獎阿倫的橋段,讓他成為了「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算是洗刷了一點他的冤屈(不過我想觀眾還是會記得你在巴黎翹練習跟遲到的故事)。

沒有灑狗血的勵志,沒有逆境求生的芭樂情節(邪惡的阿賢本來想拍的),〈街舞狂潮〉讓我們看見年輕人們用舞蹈展現自己的努力與才華,在制式中舞出一朵朵成長之花,嬌艷而向陽(尤其是跳舞後臉紅心跳的范姜跟頭髮迎風飄舞的小美);〈街舞狂潮〉讓我們看見一個笨男人半輩子的人生起落;他犧牲一切,「尬到贏為止」的狂熱夢想。而在影像之外,我們也還有一個拍MV賺錢來拍紀錄片的傻瓜。

阿賢,恭喜你交出一張漂亮的成績單,當兵回來記得要繼續拍電影啊,我期待你的下一部作品!

 

創作者介紹

《街舞狂潮》跳上香港院線 19/02@MCL!!!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