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要升上高三的那個暑假,最後一次段考,前一天晚上因為熬夜太久,所以當時考國文的時候,我很快憑直覺把答案都填上去,事實上根本都沒有把那些文言文極多的題目看清楚。


距離打鐘時間還有35分鐘,嗯,我先來睡一下。反正只求六十分。怎麼背書默寫的部份這麼多?聯考又沒有要考默寫! 

嗯,只需要小小補眠一下就好。


下課鐘響


更! 我還沒對過答案耶,我一拿起答案卡。
更! 我因為睡著流出來的口水竟然淹到了答案卡,而題目卷竟然因為口水的肆虐,溼了一大片。

考卷傳上來! 監考老師喝道。


我逕自將考卷拿到講台前,一張答案卷來不及塗改確認,我心想,一定慘不忍賭。
那張被口水浸濕而即將破掉的再生紙製造的考卷伴隨著監考老師嫌惡的表情,收入牛皮紙袋中。

八月底,在開學前一個星期,我收到補考通知,我的數學以及國文都被當掉(第一次)。如果我不能在開學當天的補考有以上兩者任何一科,超過60分,我就會有留級的可能。還好,我補考之後的國文終於通過,而數學一樣保持著不及格。

高三的生活就像是籠中鳥。同學的嘻鬧聲不論在課堂或下課都少了。我常常睡眠不足,擔心將來的大學聯考會意外落榜,因為我曾經有過全年級七百人,我排名六百九十幾名的經驗過。於是高二時的社團生活經驗已經無情離我而去,只能在某些特定逃離考試追殺的時刻與同伴在蒼鬱的樹下提起那熱血的時光啊。

午休的時候,我常常會在趴睡的過程當中,想起還沒成為籠中鳥的那些時光,總在心裡告訴自己:我一定會脫離現在這個狀態,只要考完聯考,就不會有人可以再用什麼理由沒收我的自由。

《街舞狂潮》最認真的嘻哈妞范姜在片中曾經提到:高三的時候,會不小心想起排舞,午睡就會睡不著。也會跟著打拍子。

這一小段訪問,我當時聽了心裡也很有感覺,那一種牢籠是無形地,自願地,並且無聲地繳械,就從制服上的學號多劃一槓之後!

於是在街舞狂潮開始拍攝的那個夏天,是那八個小孩剛從牢獄當中解放的七月,自然就有無比的爆發力。

練練練!一天可以連續練習十小時以上,偶爾父母也會前來探班,整個中山地下街,大家都在比晚的,空氣中瀰漫著混合荷爾蒙與汗水的氣味,讓經過的上班族不禁加快腳步離去。

路過的人從不記得那些街舞少年的臉孔,只感覺到那些身驅像是不停止的發電機所供應,快速地舞動著。

這一切的熱血都來自這八個高中畢業的孩子有回到那個青春期的渴望:再給我一次回到過去的機會。

我不是一個舞者,於是我並不從舞蹈的炫技切入八個小孩的生活。我以大家共同有的經驗:青春夢,來理解他們。拍攝的當下,我也因為一起參與這些過程,而驅使我回想過去那些夢想是什麼?而今天那些夢想的面貌又是什麼模樣?

考卷傳上來! 監考老師喝道。


我逕自將考卷拿到講台前,一張答案卷來不及塗改確認,我心想,一定慘不忍賭。
那張被口水浸濕而即將破掉的再生紙製造的考卷伴隨著監考老師嫌惡的表情,收入牛皮紙袋中。

八月底,在開學前一個星期,我收到補考通知,我的數學以及國文都被當掉(第一次)。如果我不能在開學當天的補考有以上兩者任何一科,超過60分,我就會有留級的可能。還好,我補考之後的國文終於通過,而數學一樣保持著不及格。

高三的生活就像是籠中鳥。同學的嘻鬧聲不論在課堂或下課都少了。我常常睡眠不足,擔心將來的大學聯考會意外落榜,因為我曾經有過全年級七百人,我排名六百九十幾名的經驗過。

於是高二時的社團生活經驗已經無情離我而去,只能在某些特定逃離考試追殺的時刻與同伴在蒼鬱的樹下提起那熱血的時光啊。

午休的時候,我常常會在趴睡的過程當中,想起還沒成為籠中鳥的那些時光,總在心裡告訴自己:我一定會脫離現在這個狀態,只要考完聯考,就不會有人可以再用什麼理由沒收我的自由。

《街舞狂潮》最認真的嘻哈妞范姜在片中曾經提到:高三的時候,會不小心想起排舞,午睡就會睡不著。也會跟著打拍子。

這一小段訪問,我當時聽了心裡也很有感覺,那一種牢籠是無形地,自願地,並且無聲地繳械,就從制服上的學號多劃一槓之後!

於是在街舞狂潮開始拍攝的那個夏天,是那八個小孩剛從牢獄當中解放的七月,自然就有無比的爆發力。

練練練!一天可以連續練習十小時以上,偶爾父母也會前來探班,整個中山地下街,大家都在比晚的,空氣中瀰漫著混合荷爾蒙與汗水的氣味,讓經過的上班族不禁加快腳步離去。

路過的人從不記得那些街舞少年的臉孔,只感覺到那些身驅像是不停止的發電機所供應,快速地舞動著。

這一切的熱血都來自這八個高中畢業的孩子有回到那個青春期的渴望:再給我一次回到過去的機會。

我不是一個舞者,於是我並不從舞蹈的炫技切入八個小孩的生活。我以大家共同有的經驗:青春夢,來理解他們。拍攝的當下,我也因為一起參與這些過程,而驅使我回想過去那些夢想是什麼?而今天那些夢想的面貌又是什麼模樣?

創作者介紹

《街舞狂潮》跳上香港院線 19/02@MCL!!!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