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倫 (9).bmp比賽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對藝術家來說,其實都是為了自己。也許提著國旗或是大聲說出自己來自的國家純粹因為一股熱血。但是為了證明自己,才是參加世界街舞大賽的深層原因。

 

在經過自己的舞台上呈現、親眼目賭各色人種的奮力演出,散發出對街舞的態度之後,必然會在人生留下某種痕跡,進而發酵。

 

阿倫做得沒錯,將這群台灣舞者帶去,一年又一年,對台灣街舞文化一定會有所影響。

 

要有鬥志。 

 

出國學舞,短期上幾堂課,可以學到技術與舞步。但是參加Battle賽,是另一件事,比的不只是舞技,在那後面,呈現的是對跳舞的態度,對人生的渴望,以及自我人格的展現。隨機的音樂,捉摸不定的對手。唯一可以確定:是否戰勝自己的弱點。

 

 

 

2009春,重返巴黎,比賽的結果如何,會呈現在未來的長版紀錄片中。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re you ready?"

阿倫 (11).jpg 從Hotel de Ville傳來,熟悉的呼喊。

今年215,阿倫又再度舉辦BattleCircle of Fire。這次,他決定把比賽冠軍送去參加巴黎的世界街舞大賽 Juste Debout。這次前往巴黎的不只有阿倫,還有其他七名台灣舞者。除了阿倫是第二次挑戰,有一種再戰江湖的味道之外,其他的人都是第一次參加,生猛有力!

 

我原本並不打算隨「街舞遠征軍」前往,因為《街舞狂潮》紀錄片的拍攝期已經告一段落,但是阿倫還是執意自掏腰包到處尋找贊助,把我以及其他舞者都帶去巴黎。原本《街舞狂潮》要趕在二月底,在中影完成聲音的升級。但在阿倫的熱血奔走之下,原本抽不出時間的我,硬是趕在最後一刻收拾行囊,在他們抵達巴黎的隔天獨自飛往法國。到了天色未亮的巴黎,我搭著凌晨的巴士進城。天剛亮,搭著地鐵前往一號線上的Hotel de Ville,心裡忐忑地打算著該怎麼跟阿倫一行人碰面。

 

扛著沉重的器材,一下月台,竟然就遇見這一群台灣舞者。只能說真的是太巧!

 

Juste Debout第一天賽程是預選,必須通過預選才能進入3/1日的決賽。比賽的過程裡,一樣又激起去年的不安、期待,以及對舞蹈的熱情。只是這一次,阿倫並不孤獨。

 

他依然一樣地堅持──奮力一擊。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文轉載自華視新聞網 http://news.cts.com.tw/cts/general/200902/200902230261956.html

嘻哈街舞,從歐美流行到台灣,慢慢發展出屬於台灣自己的街舞文化,而且台灣的街舞高少,在國際比賽展露頭角,越跳越出色!

節目一開始,我們要帶大家認識一位台灣街舞的推手阿倫,跳街舞已經二十年!不管是高難度頭轉,還是breaking的地板動作,都難不倒他。而且他不只自己跳街舞,更積極推動屬於台灣的街舞文化,在國際間的街舞比賽,阿倫的舞團經常擊敗世界各地的高手,拿下好成績!二月底,他們要前往法國巴黎,參加世界街賽大賽,但出國旅費還籌不到,在網路上面發起募款,引發熱烈的迴響!因為只要看過他們跳舞的人,都會被感動!

夜幕低垂,國父紀念館的走道上聚集了不少街舞好手;他們有的隨著音樂搖擺,舞弄肢體,有的人很瘋狂,一個人快步飈舞。

街舞,已經成為街頭青少年最夯的活動;阿倫是街舞界推手,只要一聽到音樂,立刻渾然忘我的舞動起來。阿倫被同業稱為街舞鬥士,因為他是跳了二十年的嘻哈客,不斷舉辦街舞活動,就是要把台灣的街舞推上國際舞台。

這幾年,街舞受到年輕人的喜愛,但是一碰到出國比賽,就面臨了選手們沒有錢買機票的老問題。走在國父紀念館裡,阿倫看到官員馬上忙著陳情,請求幫忙找錢。

晚上八點多,來到捷運地下街,這裡就像是個不夜城;一群群的青少年,丟下了書包,播放著重節奏的音樂,他們有模有樣的站在鏡子前跳著locking;很認真的想要找出跳舞的感覺。在他們充滿自信的臉上,對於模仿別人的舞步,一點也不害羞。

台北火車站、板橋火車站、雙連捷運地下街,還有國父紀念館和自由廣場,統統成為街舞的聖地;愈來愈多的青少年來到這裡拜師練舞。雙連捷運地下街裡,許多學校的街舞社都固定在這裡練習,成淵國中的學生,扭動著身軀,快速走位、旋轉練舞,阿倫會先默默的觀察一陣子。

街舞從歐美流行到台灣,街舞不只是身體需要隨著音樂擺動,節拍與動作之間也要相互協調;這種舞蹈展現了手腳身體的靈活度和敏捷性,但是因為跨張流行的穿著,很難讓一般人接受。

小黑與毛毛和朋友互相尬舞,他們是國內嘻哈高手,參加世界街舞選拔賽,就是為了要挑戰全世界的街舞好手。小黑是街舞老師,毛毛在當廚師,他們已經有快二十年的舞齡,他們的舞技很純熟,不論是埃及手、電流,甚至高難度的地板動作,都能夠非常流暢的轉換。

而阿威和阿建是locking高手,他們跳起鎖舞很像卡通人物,兩隻手甩來甩去就像是雙截棍。銷舞要跳的好,不只要對音樂和節拍律動掌握的好,還要有很好的地板動作配合。阿威和阿建跳起鎖舞,幽默又俏皮,一個接一個耗體力的高難度動作全部融入鎖舞當中,讓人看了目不轉晴。

在世界街舞大賽選拔賽當中,登場的都是舞林高手;這些人平常不擦地板,但是地板運動卻是非秀不可的招數,而三不五十來個大風車轉圓圈也很酷;有些人不時逗趣耍寶,也有的突然來個高難度後空翻。

小黑和毛毛使出渾身解數,秀出了最夯最難的舞步,在嘻哈組打敗了所有的挑戰者。而鎖舞組決賽,阿威和阿建穿上了亮眼的紅色舞衣,他們很快抓住了全場觀眾的目光,把尬舞氣氛炒到了最高點,也爭取到了參賽代表權。

這些人,在選拔賽中脫穎而出,他們不但取得了出國比賽的參賽權;在汗水、笑容的背後,他們總算走過了辛酸練舞的歷程,也終於等到了要讓台灣街舞在法國巴黎舉行的世界街舞大賽當中發光發亮的機會。

台灣街舞,加油、加油。(記者陳香蘭 張書銘報導)

hiphopsto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